首页 > 儿童小说
代罪羔羊
代罪羔羊

家庭中,往往有一只代罪羔羊,替整个家庭承担一切问题。例如,一个不听话的女儿、一个不长进的儿子、一个酗酒的丈夫或一个凶恶的妻子。这一些所谓家庭的不良分子,由于他们所具有的问题是那样地明显,以至其他家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一人身上,因此,就没有处理其他问题的必要。

2011-02-25

贝拉的鞋(德国)
贝拉的鞋(德国)

在遥远的匈牙利,在穆烈什河滚滚流过辽阔的平原的地方,有一个贫穷的村庄。那里的房子不是砖石结构,而是用粘土筑成的。房顶上铺的是那种长在河岸上的芦苇。房子后面有一块荒芜的草地代替院子或花园,通常都有一个快要坍塌的猪圈,不过其居民很少呆在自己家里,逍遥自在地跑来跑去,有时毫无顾虑地去对村民们进行家访。

2010-08-14

米沙(俄罗斯)
米沙(俄罗斯)

米沙是一个好动的小男孩,他老想做点什么事情,要是不放他出去玩的话,他就像个陀螺似的,整天讨厌地在大人脚跟前转来转去。每一个男孩和女孩都很清楚,大人们都总是为一些没意思的事忙得不可开交,因此大人总是没完没了地对小孩子们说:“别捣乱!”

2010-08-14

鲨鱼(俄罗斯)
鲨鱼(俄罗斯)

我们的兵舰停泊在非洲的海岸边。白天很凉快,海上拂着凉风,但是傍晚的时候,从萨哈拉沙漠吹来了炉火般的热空气,天气突然变了,变得闷热起来。太阳落山之前,舰长走到甲板上,大声喊道:“游泳吧!”于是水兵们马上跳进水里去,放下帆布兜,把它拴好,便在帆布兜里练习游泳。

2010-08-14

莱茵家庭之友的小宝盒(德国)
莱茵家庭之友的小宝盒(德国)

在院子里吃午饭人们常抱怨很难或无法同某些人和睦相处。诚然,这种情况也可能是真的。不过,这些人当中有许多并不坏,只不过难对付罢了。只要你完全了解他们,懂得如何正确地对待他们,就很容易使他们头脑冷静下来。有一个仆人就对他的主人做到了这一点。主人认为,这个仆人有时尽做错事,因此经常无缘无故地处罚他。

2010-08-14

金条(德国)
金条(德国)

“伊塞格里姆”号船从东方一个港口出发,扬帆直航巴塔维亚①,这是多 年以前的事了。天气晴朗,一帆风顺。船儿舞蹈一般轻松地向目的地进发。海岸近处,挤满着大小不等、形态奇特的东方式帆船,它们一会儿逆风, 一会儿顺风,驶入各自的航道。到了远处的中国南海,这些船就越来越少了, 最后只是偶尔才发现有一条帆船停在海天交接的地方。

2010-08-14

逃越安第斯山(德国)
逃越安第斯山(德国)

1845 年 9 月,英法联合舰队在拉普拉塔掠走阿根廷船只,对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海港进行封锁。他们还派兵登陆,占领那些由阿根廷将军占据的小海港,由此而削弱了独裁者罗萨斯的影响,尽管时间不长。罗萨斯勃然大怒,立即下了一道命令,威胁要把他的反对者当成海盗处置。假如他当时全权在握,反对他的人的处境也许会更坏一些。

2010-08-14

书迷(俄罗斯)
书迷(俄罗斯)

我因为突发的看书狂,受到了许多难堪的屈辱、侮蔑和不安,想起来真 是又伤心,又可笑。我把裁缝太太的书看得很宝贵,害怕被老婆子①扔进炉子里烧掉,因此尽 力不再去想这些书,开始在每天早上去买下茶面包的那家铺子里,拿一些丘 彩封面的小书回来。

2010-08-14

菲利普(俄罗斯)
菲利普(俄罗斯)

有个小孩叫菲利普。一天,孩子们要去上学,菲利普拿了帽子也想去。妈妈问他:“你要上哪儿去,菲利普?”“上学去。”“你还小呢,不能去。”妈妈把他留在家里了。孩子们都上学去了。父亲一大早就进了森林,妈妈也出去干零活。小木 屋里只剩下菲利普和躺在炉子①上的奶奶。

2010-08-14

出卖影子的人(德国)
出卖影子的人(德国)

经过艰苦的海上航行以后,我们终于到达了港口。船一靠岸,我就背上我的一点行李,挤出人群,走进我经过的第一家旅馆。我要了一个房间,服务员从头到脚打量了我一番,便带我到阁楼上去。我让他给我一点干净的水,然后向他详细地打听了托马斯·约翰先生住在哪儿。

2010-08-14

燃烧的心(俄罗斯)
燃烧的心(俄罗斯)

…… 古时候地面上就只有一族人,他们周围三面都是走不完的浓密的树林,第四面便是草原。这是一些快乐的、强壮的、勇敢的人。可是有一回困难的时期到了: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了一些别的种族,把他们赶到林子的深处去了。那儿很阴暗而且多泥沼,因为林子太古老了,树枝密密层层地缠结在一块儿……

2010-08-14

两个堂兄弟(德国)
两个堂兄弟(德国)

有两个堂兄弟,一个叫阿道夫·文霍夫,另一个叫博吉斯拉夫·文霍夫。两人同龄,都长得英俊、健壮,同时爱上了一位年轻可爱的姑娘。姑娘的父亲除了想把她嫁给一位有钱人之外,别人一概不嫁。理由很简单,因为他除了拥有老贵族称号外,只有达利茨大贵族庄园,而这座庄园的债务已大大超过这座庄园本身的价值。

2010-08-14

祖父的画像(德国)
祖父的画像(德国)

很久以前,在但泽城的城门边有位老妇人名叫埃尔泽,她在一个木棚里开了个小店铺,卖些纽伦堡小玩具、彩色连环图片以及各类陈旧杂物。那小木棚早已和妇人一样衰老不堪。埃尔泽还是个孩子时就已在这儿帮活,后来她在这儿当了新娘,成为容光焕发的少妇,做了母亲,再后来她成了悲伤的寡妇。

2010-08-14

驴影(德国)
驴影(德国)

有位旅行者是这样报道他的意大利之行的:有一天我要从罗马到蒂沃利去。蒂沃利是个小城,有许多壮丽的瀑布,到那儿去只有一小段路,正像那儿人们出门习惯租毛驴一样,我也租了一头。毛驴和它的主人安东尼奥在指定的时间里来到了我家门前。

2010-08-14

配色的秘诀(德国)
配色的秘诀(德国)

窗外黑压压的人流源源不断,仿佛整座城市正处于躁动之中;而在宽敞明亮的咖啡馆的四墙内却是死气沉沉。昏昏欲睡。寥寥无几的顾客中只有两位显得与这气氛毫不相干。他们坐在大厅一角的小桌旁,其中的一位衣着考究透着富有,高高的额头上银发斑斑,刮得光光滑滑的脸上表情安详认真……

2010-08-14

癞蛤蟆和玫瑰花的故事(俄罗斯)
癞蛤蟆和玫瑰花的故事(俄罗斯)

从前,世上有一朵玫瑰花和一只癞蛤蟆。那朵玫瑰花所在的花丛,长在一幢农舍前半圆形的小花园里。园子已荒芜不堪;在几个陷入地面的旧花坛上,在早已无人打扫、无人铺沙的一条条小径上,到处长着密密的杂草。那篱笆由一根根顶端修成四面形矛尖的木桩组成,过去上过绿漆,如今完全剥落了,干裂了,倒塌了。

2010-08-14

爷爷的毡靴(俄罗斯)
爷爷的毡靴(俄罗斯)

我清楚地记得米赫伊爷爷的毡靴穿了十多年。而在我记事之前还穿过多少年,那我就说不上了。他常常看着自己的脚,说:“毡靴又穿透了,该换靴底啦。”他从集市上买回一块毡子,剪下一双靴底,绱在毡靴上。毡靴又能穿了,和新的一样。就这样过了许多年。

2010-08-14

神医(俄罗斯)
神医(俄罗斯)

下面这个故事并非我闲来无事杜撰出来的。所有的情节都是真实的,大约 30 年前发生在基辅城里。我就要讲给你们听的那家人,至今还用崇敬的口吻传诵着这件事,并且连细枝末节都不漏过。我不过把这感人至深的故事中几个人物的名字改换了一下,并把口头讲的故事形诸文字而已。

2010-08-14

好心的猎人(俄罗斯)
好心的猎人(俄罗斯)

在很远很远的乌拉尔山北部,在有很多树林又没有路的僻地里,隐藏着蒂契基小村。那儿一共有 11 户人家,实际上只有 10 家,因为第 11 家完全是孤立的,紧靠着树林。小村子的周围,常绿的针叶树像城墙锯齿那样地耸立着。从那枞树和杉树的顶上,能够望到几座高山,那些高山好像庞大的青灰色屏风,故意地从四面八方包围着蒂契基村。

2010-08-14

我怎样读书(俄罗斯)
我怎样读书(俄罗斯)

我六、七岁的时候,外祖父开始教我识字。事情是这样的:一天晚上,不知他从哪里找来了一本薄薄的书,用它拍了拍自己的手掌, 又用它拍了拍我的脑袋,兴致勃勃地说道。“晦,高颧骨的,坐下来认字母”①!你看见这个字母了吗?这是阿兹② 你念:阿兹!这是布基③,这是维季④!明白了吗?”

2010-08-14

穷人(俄罗斯)
穷人(俄罗斯)

在一间渔家的小屋里,渔妇冉娜在灯前织补一张旧帆。屋外,风在呼啸,轰鸣的海浪冲击着岸崖,溅起阵阵浪花……海上正起着风暴,外面又黑又冷。但在这间渔家的小屋里,却暖和而舒适。土铺的地面扫得干干净净,炉子里还燃着余烬,搁板上的碗碟被映得闪闪发光。

2010-08-14

牛棚里的客人(德国)
牛棚里的客人(德国)

快到 2 月中旬了,狂欢节即将来临。施密特教授的两个男孩奥托和海因 里希跪在大沙发椅上趴在窗口,观看雪橇一辆接着一辆在冻硬的雪地上奔 跑。这时教授走进屋来。“爸爸,爸爸!”两个男孩兴冲冲地对他喊道,“你答应过到狂欢节我 们能滑冰时,就带我们到罗特瓦特林务所去。夏天我们曾去过那个地方,那 儿多美啊!

2010-08-14

枪弹(俄罗斯)
枪弹(俄罗斯)

在撤退的时候,马匹受了惊吓,把一只装着枪弹的破箱子翻到路旁的沟 里去了。在匆忙中,谁也没有把枪弹捡起来,一直到过了一个星期以后,格 里什卡去割羊草的时候,才看到了它们。格里什卡抖掉了布口袋里的羊草, 把许多枪弹夹装了进去,带回家还夸耀说:“妈妈,你瞧!捡到好东西啦!又亮又新。

2010-08-14

一支年轻的军队(俄罗斯)
一支年轻的军队(俄罗斯)

古尔马雅洛夫沿着大路走去,把雪踩得吱吱发响。黄昏悄悄地落在道旁 的灌木丛上,黑魆魆的树木上。凛冽的星星一个个地亮了起来,含羞地闪烁 着。大路很陡地弯向深谷的木桥上去了,那儿遍地也是一片白茫茫的雪。从 那里传来了谈话的声音和孩子们的笑声。古尔马雅洛夫走到孩子们跟前,坐 在砍倒了的树干上。

2010-08-14

民警(俄罗斯)
民警(俄罗斯)

阿里克最怕民警。因为家里的人总是用民警来吓唬他。他一不听话,就有人对他说:“再不听话,民警就来抓你了!”他一淘气,又有人对他说:“我们把你送到民警局去!”有一次阿里克不知怎么迷了路。他先出来玩,后来就跑到街上。玩呀,跑呀,一会儿就跑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。他急得哭了。这时,很多人围了上来,有的问。

2010-08-14


 159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下一页 尾页